学院首页 | 学院概况 | 机构设置 | 教育教学 | 招生就业 | 校园文化 | 图书资源 | 在线问答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首页>>校园文化>>校园媒体>>正文
 
 
与你同行
2016-05-17 15:34  

我深呼吸了一口气,眼前这道木漆门在岁月里被晨昏折旧,斑驳不已。当我指尖碰到它的时候,有些微微的发抖。推开它的时候在吱呀作响,进门,一个老人坐在木椅上,火炉上烤着茶,拿着旱烟,面容和蔼的盯着某一处,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喑哑着开了口:“爷……爷爷?”老人转过头看见了我,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,皱纹似又深了几分。他拍拍身旁的椅子说到:“倚君啊?你来啦,快过来让我好好看看,爷爷可想你了。”我突然抑制不住眼里的泪水,扑到他怀里大哭起来,他抬起颤颤巍巍的手轻轻擦去我的眼泪,问我:“你最近过的怎么样啊?”我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爷爷,我有很努力地学习,我考起中医学院了,我们家的中医后继有人了……”我正说着,却发现爷爷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,我想伸手抓紧他,可是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微笑着消失在了我面前。

猛然睁开眼睛,房间昏暗压抑,我找到那个被尘封已久的盒子,灰尘扬散在空气中,好像涩了眼睛,蒙上了一层水汽。那个时候有爷爷与我一路同行的日子,已经在岁月里远去,消失的不见痕迹了。

我的老家在湖北,所以我很少回去,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,我推开院子里那道木门,引入眼帘的是斑驳的木墙上贴着一排排的白色纸张,那些全都是我的奖状的复印件,全都一丝不苟的张贴整齐,凑近了看,有的已经泛黄,有的卷起了一角,我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,80多岁的老人,手捧着那些寄过来的冷冰冰的白纸,用他有温度的思念融化着彻夜的寒冷,这些纸张像身着白衣的士兵,守护着老人心底的惦念,可是他眼角的失落,又是那样的明显,仿佛一不小心,就会化为别的东西滑落出来。依稀记得小的时候爷爷喜欢牵着我散步,也会抱着我逛公园,那些风吹过落叶的地方,被剪影下来存放在相册里,现如今一经翻动,心头酸楚幽幽泛起。爸爸有一次告诉我:“你爷爷自己过得像个乞丐一样,却攒了2万块钱给你读书,希望你好好学习,所以每一次你的奖状,我们都会寄一份复印件给他。”

我看着手中的盒子,从里面拿出了一沓小小的信,每一封的开头都大同小异:敬爱的爷爷,您好。我很想您……小的时候哪知思念如山重,不知该写些什么,所致笔下皆为无关紧要的文字,现在看来不过幼稚可笑罢了,却被爷爷一直小心翼翼的珍藏着,泛黄模糊的信纸除外还有几幅我画的画,画中的我依旧由爷爷牵着手,画中的少年尚且不知离愁滋味。

我唯一一次和爷爷过了一个年,爷爷颤抖着手给我夹了一个鸡腿,咬下鸡腿的第一口我就哭了,此时爷爷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好,有事甚至不记得我是谁,可他还是出于本能的,要把最好的留给我,像以前那样,我们给他买的牛奶和营养品,他自己不吃,总是送给我吃。第二年,爷爷病重,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,我赶在高考前两个星期回去看了他一次,彼时他已经完全不认人了,躺在床上哎哟哎哟叫个不停,骨瘦如柴,我知道他很痛,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握紧他的手,于事无补。

高考前一个星期,爷爷走了。我没有哭,因为我觉得他终于可以摆脱病痛了,可是我很难过,我再也没有爷爷了不能再由他牵着手,走过崎岖的小路,爷爷一生治病救人无数,为什么临走还要让他忍受这些痛苦呢?高考完后我又回了一次老家,只是这一次,陪伴我的只有月光了,歌词说的多好啊:“我终于懂时间的重量,你却不在我身旁。”

妈妈问我想学什么专业,我看了看遥远的山头,轻声说:“学中医吧……”

天上的那颗星星好像很亮,这一刻独自望着星空,像从前的从前从没变过,爷爷还在我的身边,与我一路同行,不曾远离,至少回忆是永久的,至少这份爱,是不变的。爷爷,我很想你,我选择了学医,以后的日子,你还是会与我一路同行的,对吗?(文/刘倚君 15中医1班 此文获得江西中医药大学第十三届“四月天”征文比赛三等奖)

关闭窗口

江西中医药大学科技学院    版权所有|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湾里区梅岭大道819号|邮编:330004